竞彩500比分

首頁 > 書庫 > 《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》亂世謀妃 YD 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同志

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

古代言情連載中

《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》為千綠最新力作,本網站免費提供“新書發布!”在線閱讀,無廣告,無彈窗,歡迎閱讀。精彩內容: 翌日,細雨清濛。承歡殿宮門處屋檐細雨滴答,寧書槿執了一把空白扇面的團扇,自窗邊而坐。遠處紅色宮墻青瓦被洗的如心,灰蒙蒙的天空一處

|更新:2019-12-02 07:00:52

在線閱讀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《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》為千綠最新力作,本網站免費提供“新書發布!”在線閱讀,無廣告,無彈窗,歡迎閱讀。精彩內容: 翌日,細雨清濛。承歡殿宮門處屋檐細雨滴答,寧書槿執了一把空白扇面的團扇,自窗邊而坐。遠處紅色宮墻青瓦被洗的如心,灰蒙蒙的天空一處

《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》免費試讀

翌日,細雨清濛。承歡殿宮門處屋檐細雨滴答,寧書槿執了一把空白扇面的團扇,自窗邊而坐。遠處紅色宮墻青瓦被洗的如心,灰蒙蒙的天空一處白光自烏云空隙處灑下,籠罩在承歡殿外的那一片荷塘之上。

“寧姑娘?”賢妃身著了一身緋紅衣裳,“可是在賞雨?”

寧書槿聞聲回頭,見是賢妃,起身行了一禮,繼而繼續坐下,精致卻不見悲喜的臉對著窗外,嘆氣道,“大概也許可能是吧。”這一聲回答后,她才算真的細看了那雨,清冷迷蒙,很是耐人細看。可她心中滿滿念的竟只是昨夜宋祁……

“昨夜,寧姑娘問的問題,我們有答案了。”賢妃見寧書槿一臉凝重,倒也不細問,想起來正事。

“真的?”寧書槿聞聲一樂,真不愧是后宮中的新勢力,這辦事效率也真算是可以。“打探到什么了?”

“昨夜同姑娘說過,那御前奉茶共有兩位,都是姓阮的姑娘。”賢妃自前情道來。寧書槿點頭,示意聽了進去。賢妃便又繼續說道,“可今日,我姐妹二人問了一下,方知這阮清寧姑娘,早些時日,被貶到了冷宮去。”

一個宮女,也能被打入冷宮?寧書槿挑眉一笑,若說這后周皇帝同阮清寧沒點說不清道不明的事兒,她也還真的不信了。

“既是如此,我便往冷宮去一趟吧。”寧書槿道。

可前腳才出了承歡殿,身后賢妃一臉錯愕,緊捂著胸口。轉角處一黑影一閃而過,動作極為敏捷。淑妃自房內出來,見賢妃身體似有不適,忙上前問道,“妹妹可是哪里身體不適?”

賢妃搖頭,胸中一股悶氣似乎隨著何種東西消散,“沒事。”

自承歡殿出門,行至冷宮已然是黃昏之后,春雨已停,寧書槿收了油紙傘,在冷宮門前停下,見四下無人,思慮著應該是推門而入,還是先停下歇息。片刻之后,寧書槿便坐在冷宮門口揉著酸痛的兩只腳,她一手輕敲著小腿,還一邊喃喃嘀咕道,早知這后宮路途如此彎彎繞繞,倒不如去找宋祁給她帶路。可如此一想,倒又想起自己自承歡殿到御膳房的路也不是很熟,便也作罷。

“想什么呢?”身后宋祁的聲音傳來。

寧書槿嚇了一跳,慌忙將宮裝裙擺放下,回首對著宋祁便是一拳。

宋祁輕松躲過,“如此反應,方才莫不是在想我?”

寧書槿定了神,顧不上腳上疼痛,便哼聲道,“才沒有。”昨夜被宋祁一嚇已然失了三魂,這大白天被宋祁一嚇,又丟掉七魄。寧書槿雙手交叉疊在胸前,“你怎么會在這?”這宋祁莫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蟲,當真能猜她所想。

宋祁卻凝視寧書槿許久,直到寧書槿懷疑自己臉上是否蹭了臟東西時,才又緩緩答道,“我路過。”

能從御膳房路過到冷宮來?寧書槿挑眉,借口也不知道找到好點的。可如此想著,寧書槿卻沒有直說,只挑眉望向冷宮大門,示意道,路過冷宮里面啊。

宋祁卻當真沒有猶豫,大手一推,便將冷宮宮門打開。黃昏時分,寂靜的宮巷里忽然木門咿呀,寧書槿望向宋祁,贊嘆道,果真是做大事的人啊。

宋祁卻沒有注意到寧書槿臉上的贊嘆,入目之處,一二十年華的女子亭亭玉立。

寧書槿放目望去,一時也是一怔。雖處于深宮之中,那女子卻沒有身著宮裝,只一身白色飄逸的長袍裹住周身,腰間處懸掛著一個杏黃色荷包,頭上一通體雪白的玉釵將青絲挽起,身前是一缸睡蓮,身后是一處古井,任人怎么遐想,最終都必會認定是畫中仙子。

“你們是……”寧書槿還沉浸在那女子的容貌之中,那女子倒是先開了口。聲音如玉石擲地,妙比樂音。

寧書槿忙咳嗽一聲,收回直盯著那姑娘的眼神,“我們找人。”

“找誰?”那姑娘又問。

“阮清寧。”這下,倒是宋祁先答。寧書槿瞥了宋祁一眼,可宋祁神色從容,好似方才沒有失神望著那姑娘似的,寧書槿挑眉,真是裝的可以。

那姑娘卻有些吃驚,答道,“我便是。”

“清寧姑娘?”寧書槿大步上前,果真是仙子一般的人物,才能與那后周皇帝傳出這般令人遐想的故事吧?可心中所想,卻只化作一句,“我們可找到你了。”

阮清寧輕輕點頭,卻似乎料準了她二人行蹤一般,“我等你們很久了。”

原來陵游果真是受人所托。

阮清寧將寧書槿宋祁二人迎入屋內,雖說是冷宮,可屋內香氣彌漫,倒比承歡殿還要多出三分暖意。寧書槿便不由得多看了幾眼,入目所見皆是書畫,便不由得嘆道,“姑娘好雅致。”

阮清寧替二人倒了茶,微微一笑,“這都不是我的。”

寧書槿側目,很是感興趣。阮清寧便答道,是陛下所賜。

寧書槿點頭,心中疑團卻是更重了,所聞所見皆是那后周皇帝對阮清寧一往情深,可為何又會將她打入冷宮,而又如此細心對待?

阮清寧卻又只是微微一笑。

故事的開始,是在后周陵驍帝登基前三年。

彼時,阮清寧還只是一個普通的浣紗女,從未想象過有一日,她會被賜婚溧陽王,甚至,會被帶入宮里。

“那時,我在寒水溪浣紗,正值上元佳節,溪邊人很多。”阮清寧抿了口茶,緩緩說道。

溪邊人很多,她身體單薄,無法擠在人多的地方,便找了處人少的地。那時雖已是春日,可江水仍是苦寒。阮清寧凍紅了雙手,可為了家中生計,唯有堅持下去。

溪水東流,阮清寧便守在西邊,將一摞摞雪白的紗布順水揉開,輕輕用竹節敲打。可一個激浪翻滾過來,將那紗布沖散了些許。阮清寧道,“當時便只想著趕緊將紗布撈起,卻沒有想到,順帶撈起了個男子。”

那男子便是尚未登基的后周陵驍帝。

彼時,陵驍深受重傷,胸前身后血跡染紅了大片,雖在江水中浸著,血水彌漫開來,可卻依舊能透過破碎的衣物,看到他身上的傷口。

阮清寧將紗布撈起,細看竟有一男子順水而下,滿身傷痕,很是嚇人。可當時不知怎地,壯起了膽子,“我走上去探他的鼻息,想看他是否活著。”

卻沒想到,那昏迷中的陵驍忽就睜開了眼睛,“你!”

阮清寧陷入回憶,“那時他睜眼大喊一聲,我倒被他嚇了一大跳。”

阮清寧被陵驍一聲‘你’,吼得雙腳一軟,跌坐在江水之中,江水冰寒徹骨,阮清寧哆嗦著急忙爬起來,卻發現那還有力氣吼她的人,再次陷入昏迷。

“他昏睡的樣子很是好看,我想,他沒有受傷的時候定會是個溫潤公子。”阮清寧笑著說道,可事實上,就在她救下陵驍的第二日,她便知曉,那只是她一廂情愿的想法而已。

陵驍并不是自小被立為太子,他非嫡非長,立為儲君滿受爭議。為了穩固朝中勢力,他性情反復不定。

陵驍清醒來的那日,阮清寧早早將紗布交了上去,回到家中。

可家中一年邁的老父早等在門口,一見阮清寧便罵道,“賠錢的東西!不羞不臊,竟還將個男人帶回家里!”

阮清寧被罵得沒了脾氣,只當做是沒有聽到,可還沒走入家門,便見陵驍拄著劍起身,一個眨眼的功夫,便將阮父掃落在地。

“你你你!”阮父被打的怕了,只指著陵驍結巴道。

不多時,陵驍自床邊走到門外,“滾!”

阮父便哆嗦著走了。

“那時,我心中所想幻滅,倒不知道該作如何反應。”阮清寧回憶起,那時陵驍雖然替她出了氣,可她竟一點也不高興。

此后,阮清寧便只將吃食送到陵驍屋內。直到他走了,也沒有同他說上一句。“我救了他,他不問我姓名,也不知此后,他是怎么找到我的。”

陵驍走后,阮清寧依舊過著往常的日子,只是阮父少了個罵她的借口。后來,許是覺得阮清寧已然長大,阮父便為她找了門親事。

“說是特意為我定的親,不過是想我賣了出去。”阮清寧淡淡道。記憶中那個滿面絡腮胡的屠夫入了她家門,想要將她迎娶回去的時候,阮清寧才想起,那是早些年早娶了妻的人。

那時,阮清寧多有不愿,便想著逃出去。

可向來溫順如她,哪里是阮父等人的對手,只還未出家門,便被五花大綁,送上了花轎。

嗩吶聲鞭炮聲一陣過后,又轉而寂靜。阮清寧呆在花轎內萬念俱灰,卻忽然似一陣風掃過,花轎門已被踢開,陵驍手執長劍立于她身前,對著外頭嚇壞的眾人說道,“滾。”

“兩次開口,竟都是讓人‘滾。’”阮清寧一盞茶引盡,“你說他當是如何脾性?”

寧書槿卻搖頭,如此這般,她可看不清。宋祁卻一折扇敲打在寧書槿眼前,示意讓阮清寧繼續說下去。

《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》 免費閱讀章節

《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》精彩評論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。作者(千綠)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。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,官斗就是拉幫結派,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寧書,宋祁)成為遼東省長,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。也許作者(千綠)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,氣魄還有思維。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,裝逼打臉,大大拉低整《亂世謀,絕色蝕骨師》的格調,真的非常可惜。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,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(寧書,宋祁),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。

    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竞彩500比分 北京赛车pk10 7n篮球比分直播 中日高清字幕版在线观看 钢铁股票行情 浙江11选5走势 三国麻将无双2 国产a片bt 麻将教学游戏 财富之轮 119期财富赢家七星彩趣味图 长春按摩推拿会所 棒球比分翻译 5分11选5五码分布 qvod 日韩a片 比较好投资理财 山东的十一选五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