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彩500比分

首頁 > 書庫 > 《妖手》妖獸尸王 YD 妖手字母文

妖手

同人已完結

主角是水夜,袁青的小說《妖手》此文是花想容原創的同人文,文筆極佳內容精彩,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 但這種顏色因為此情此景卻成為水夜的顏色禁忌。從那之后,水夜一看到這種顏色,就會莫名其妙的心悸、眩暈。她就會想起來那些恐怖分子殺害

|更新:2019-12-02 06:57:31

在線閱讀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主角是水夜,袁青的小說《妖手》此文是花想容原創的同人文,文筆極佳內容精彩,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 但這種顏色因為此情此景卻成為水夜的顏色禁忌。從那之后,水夜一看到這種顏色,就會莫名其妙的心悸、眩暈。她就會想起來那些恐怖分子殺害

《妖手》免費試讀

但這種顏色因為此情此景卻成為水夜的顏色禁忌。從那之后,水夜一看到這種顏色,就會莫名其妙的心悸、眩暈。她就會想起來那些恐怖分子殺害那個伊拉克人質的情景:他們令他跪在地上,頭部著地,一名恐怖分子將一把長刀放在人質的后頸上。他并不是直接去砍去人質的頭顱,那樣人質的痛苦會少些。相反,他是把人質的頭顱一刀一刀切下來的,像切卷心菜一般慢慢地切下來。

那名人質的慘叫聲比畫面本身更令水夜驚駭。終于,他們將人質的頭顱整個切下來,然后抓著頭發將頭顱提起來,將人質的臉對準攝像機的鏡頭。

那張臉孔面無血色。他的眼睛似乎還沒有閉上,口微張,并不猙獰,卻布滿濃重的死亡氣息。水夜驚叫一聲關掉了視頻,感覺從未有過的寒冷。后頸發涼,似乎劊子手的刀就架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“夜夜,你怎么了?”袁青朵抓起水夜的手,驚叫了一聲:“天,你的手里全是冷汗,你不至于怕成這樣吧。”

水夜從可怕的回憶中驚醒,急忙搖搖頭,對袁青朵勉強一笑。她一張秀氣的臉慘白慘白的,額頭上也是冷汗。袁青朵摸了摸水夜的額頭:“你不是病了吧?”

隔著袁青朵的蔣傳洲也被驚動了。他說:“夜夜可能是太緊張了吧。剛才還是她說是魔術都是假的,這會兒怎么當真了呢?”

水夜也覺得自己失態了。她掏出紙巾擦去額頭上的汗水,跟他們倆說:“我沒事了,繼續看表演吧。”

就這么一耽誤的工夫,再看臺上,那個穿橘紅色襯衫的人已經被助手捆在了一張椅子上。他坐在那把椅子上,側著身對著觀眾。襯衫領口的扭扣被解開,露出粗壯的脖頸以及小半個胸膛。

魔術師荊井已經做好了準備。他將那把利劍抵在了那個人的胸膛上。

隔著一段距離,水夜還是能看出來那個人很害怕。雖然他長相粗獷,粗眉,短須,鼻孔外翻,看起來有些兇惡,但這個時候,他卻是個弱者。他被死死地捆在椅子上,無法動彈。但他的呼吸很急促,胸腔劇烈地一起一伏。一個人,若是想裝做這樣害怕,是很難裝的。除非,他是真的害怕!

利劍就要刺下去了。水夜在那一瞬間驚叫了一聲。她想到了那個早已魂飛魄散的伊位克人質,她感覺這個叫做荊井的魔術師真的要殺死眼前的這個人了!

5.

那一瞬間發生的情形足夠快,迅雷不及掩耳。其實那一刻跟水夜一同叫出聲的觀眾不在少數。在一片驚叫聲中,荊井緊握利劍的手臂已經用力推了出去。那個人似乎很痛,仰天嘶吼了一聲。他是被緊緊捆在椅背上的,椅背用幾根木條搭成。那把利劍刺進那個人的胸膛后,劍尖從木條的縫隙中穿過。劍尖被鮮血染紅,略微向下方傾斜,鮮血便順著劍尖滴落在地板上。

驚叫聲之后,所有的人都驚呆了。他們都沒有想到這一幕會如此真實。他們還沒有從驚懼中回過神來,魔術師已經開始抽拔寶劍。他用力抽回手臂,那個人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吼聲。寶劍抽回,血光飛濺,那個人吐出一口鮮血,頭一歪便不動了。

他死了!他真的被殺死了!水夜感覺眼前一片朦朧的黑影。殺死那個伊位克人質還是從網上看到的,已經足夠真實,而這個時候,她是親眼目睹的。她已經忘記了她看的是一場魔術表演,是魔術都是假的!

魔術師“當啷”一聲扔掉寶劍,雙臂張開,然后用力向前推出,雙掌抵在那個人的胸膛上。數秒之后,魔術師的手掌移動,繞到了那個人的背后,捂住他后面的傷口。

又過了幾秒鐘,魔術師放開那個人。他向觀眾張開雙臂,展示他沾滿鮮血的雙手。

一個助手上場,托著一只銅盆和一條毛巾。魔術師將手放進去,洗去鮮血,用毛巾擦干凈。他一揮手,兩名黑衣助手上場,將那個人身上的繩索解開。

然后,那個人竟然抬起了頭,睜開了眼睛,并且站了起來!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,仿佛剛從地獄里走出來,仍然籠罩著死亡的陰影!

可是他是健康的。他甚至打了一套拳腳。一招一勢,有板有眼,決不像是一個剛剛被利箭穿胸,身負重傷的人。

全場的觀眾都放心下來。原來是虛驚一場。觀眾們不由感嘆這套魔術太高明了,如此逼真,這舞臺剛才與刑場無異。

那個人打完拳之后就退場了。助手麻利地清理了椅子與及血跡,然后,為了緩和氣氛,華爾茲的音樂響起,燈光變成了五彩,一位身著白色晚禮服的美貌女子款款出場,走近魔術師荊井,二人相擁,翩翩起舞。

如此浪漫美好的畫面,讓人難以相信這個地方才發生了血腥的一幕。

而水夜的心跳仍然很強烈,她忘不了剛才的每一個細節。特別是那個人身上的橘紅色襯衫以及他的慘叫。難道這只是演戲?哦,當然是演戲了,這是魔術嘛。是魔術當然都是假的,每個人都是這么說,水夜也一直是這么認為的。既然是假的,那么剛才那個人其實并沒有受傷,一定是魔術師在道具上做了手腳,并且用了障目法。

他當然沒有受傷,否則那樣致命的創傷,他活命已難,又怎么會打一套有板有眼的拳腳呢?

可是,那些鮮血是怎么來的呢?哦,那些鮮血當然是假的了。那是魔術師的戲法嘛。

水夜腦中就這樣反復地錯亂地想著,雜亂無章。一直到魔術師在全場觀眾的掌聲中謝幕,燈光亮起,午夜的劇場亮如白晝,水夜仍然沒有緩過神來。

還是袁青朵拉著行尸走肉般的水夜離開劇院的。上出租車的時候,水夜看了看表,零時一刻。剛才那幕“妖手”上演的時候,正是午夜零點吧。

水夜在地上蹲了很久才站起來。她站起來的時候,夜幕已經垂下。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,心有余悸地回頭又看一眼。落地花燈已經亮起來,變幻著五彩的光芒。在五彩的光芒中,那張告示上的橘紅色似乎淡了一些。

水夜深吸一口氣,匆匆向家的方向走去。她已經沒有任何興致去考慮豐盛的晚餐了,回家吃快餐面好了。

其實她這個時候最擔心的就是袁青朵。那晚魔術表演結束時,她記得袁青朵曾經跟她說,她已經被那個英俊的魔術師迷住了,第二天,她將要去追尋他的行蹤,去云城,也就是魔術師的下一站,設法深入魔術師的生活。水夜當時沒有在意,以為她說的是瘋話。而此刻她才想起來,從那晚之后,她一直都沒有袁青朵的任何消息!

她掏出手機開始撥號。“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。”手機里傳來這樣的提示音,卻不是平時熟悉的。她跟水夜用的手機卡都是中國聯通的,對本地聯通的關機提示音已經很熟悉了,所以,這個提示音一定不是青城聯通的,而是外地聯通的!

莫非,袁青朵真的去了云城,去追尋那位魔術師了?本來,這個行為除了瘋狂點也不至令人擔憂,她碰幾次壁就會乖乖地回來的。可是,現在水夜知道那個叫荊井的魔術師一定是有問題的。

——那個穿橘紅色襯衫的人,他真的死了!公安局已經貼出了告示,說是在青河南岸的橋洞下發現了死者,死者被利器穿胸致死。

他真的是被荊井殺死的!

水夜想,她要打那個警官的電話跟他說明情況嗎?不是還有可觀的獎金嗎?又想,這樣的告示一定貼得整個青城都是,而那晚凡是看過魔術表演的人,看到這張告示,都會震驚的,定會有不少人已經撥打過警方的熱線了。

那現在該怎么辦?要不要告訴蔣傳洲?一想到蔣傳洲,他那雙深情的眼睛便浮現在水夜眼前。水夜搖搖頭,暫且不要驚動他吧。

去找袁青朵的下落!去云城!想到這里,水夜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了。而與此同時,腦海中浮出了魔術師荊井的那張臉。英俊,自信,充滿了無窮的魅力。

水夜的心很細。她離開那根落地花燈的時候,沒有忘記將告示上董警官的電話號碼存入手機的電話薄中。

《妖手》精彩評論

    網游式的無限流恐怖題材女主(水夜,袁青)文。標著恐怖,但是實際很好玩。女主(水夜,袁青)各種神操作。比如某個恐怖副本里,BOSS附身木偶嚇女主(水夜,袁青),女主(水夜,袁青)起手就把辣椒塞進木偶嘴里再比如,某個恐怖怪必須唱完歌才能殺人,女主(水夜,袁青)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,電燈泡。。阻止她唱完這首歌。

    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竞彩500比分 郑州按摩包吹 最敏感的女忧 幸运十一选五-首页 快船vs雄鹿 股票知识 进击的猿人 独行侠老板中国 股票融资偿还额啥意思 11选5北京开奖 股票即时指数 极速十一选五 百变王牌23期开奖结果 真人性行为直播 广东11选5今天开 三人拐麻将技巧 天海翼番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