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彩500比分

首頁 > 書庫 > 《啞妃江山行》廢材啞妃眉江山 娘受 啞妃江山行鬼畜

啞妃江山行

古代言情連載中

主角是沐蕓琛,楚妃的小說《啞妃江山行》此文是金陵1號原創的古代言情文,文筆極佳內容精彩,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 離開光明殿,攸王臨江深知虞皇此刻不會待見自己,倒也不愿湊熱鬧,就沒去侍疾,順著宮道意欲回府。 經過御花園,看著一群服飾華麗的女眷

閱文集團|更新:2019-11-30 13:59:56

在線閱讀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主角是沐蕓琛,楚妃的小說《啞妃江山行》此文是金陵1號原創的古代言情文,文筆極佳內容精彩,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 離開光明殿,攸王臨江深知虞皇此刻不會待見自己,倒也不愿湊熱鬧,就沒去侍疾,順著宮道意欲回府。 經過御花園,看著一群服飾華麗的女眷

《啞妃江山行》免費試讀

離開光明殿,攸王臨江深知虞皇此刻不會待見自己,倒也不愿湊熱鬧,就沒去侍疾,順著宮道意欲回府。

經過御花園,看著一群服飾華麗的女眷朝著光明殿的方向涌了過來,瞧著那陣仗他心中了然。所來之人自己不愿相碰,卻偏偏還是遇上了沐蕓琛。

“叩見攸王殿下。”幾步之遙,轉眼與臨江碰了個正面,一旁的宮女、內侍趕忙止步行禮。

一個衣著華貴的婦人,梳著高高的翹尾發髻,頭戴金鼎鳳凰釵,胸前掛著一串血紅的瑪瑙,配著一對墨玉翡翠的耳墜,紅暈的臉頰絲毫看不出歲月在她臉上留下的痕跡,光是一眼就感到那埋在骨子里的雍容華貴。

看著眼前的攸王臨江,那張平靜的臉漸漸得有些褶皺,黑亮澄澈的雙眸上下打量著,不知道在盤算些什么,她拂袖徐步前行,蹙眉而談:“吆,這不是攸王殿下。”

“臨江,見過楚妃娘娘。”臨江抬眼看了一眼沐蕓琛,拱手儀禮。

“攸王免禮!”沐蕓琛嘴角微微觸動,揮手示意,“許久未見,攸王殿下別來無恙,模樣倒是愈發的清俊,脾氣倒也見長了不少。”

“多謝楚妃娘娘夸獎,適才見娘娘步履匆匆,定是聽聞父皇身體有恙趕去探望。臨江還有要事在身,不耽擱娘娘,就此告辭!”攸王臨江見著沐蕓琛的面容心中怨氣叢生,說話倒也不客氣,隨便找了個由頭就離開了。

沐蕓琛怒甩衣袖,氣地滿臉紅脹,眼神之中充滿了無名之火,“混賬東西,跟他那死去的娘一個德性,真是后悔……”

“娘娘,攸王殿下素來如此,何必為了這種人生氣傷了身體。”王炳文見狀,躬身上前溜溜地伸著胳膊讓沐蕓琛扶著,兩個輕薄的嘴唇片子呱唧呱唧就是幾句窩心的湯藥,“皇上那還病著,也不知道這攸王又闖了什么禍事,還是趕去看看吧。”

“本宮才不會為那個吊兒郎當的攸王生氣,終有一天那小子要跪在本宮面前像哈巴狗一般的求我。”沐蕓琛瞬間暢心,回眸看著隱隱遠去的臨江,驀然地笑著,“王內侍還不趕緊帶路……”

“是,娘娘。”

轉眼,沐蕓琛趕至安華殿,此時太子及眾臣都巴巴地在殿門口候著,心中擔心著虞皇的龍體,議論紛紛地嘀咕著朝堂之事。

沐蕓琛是北齊國沐王府的郡主,其父沐諸葛與北齊國主沐諸勝是一奶同胞的兄弟,亦是北齊赫赫有名的剽騎大將軍。數十年前,大虞周邊紛爭不斷,虞皇又剛登位,為解邊境禍亂,唯有以和親之路結交盟國,沐蕓琛以和平使者的身份遠嫁大虞,避免了大虞腹背受敵的局面。

多年來,虞皇對其恩遇有佳,封其為楚妃,賜梧桐殿安寢。自從虞皇原配孝穆皇后去世,后宮百花齊放,未再立后,多年來由楚妃娘娘暫代皇后之責。

生在沐王世家,耳濡目染宮廷之風,沐蕓琛游刃有余,將后宮打理的井井有條,無奈多年來未曾誕下子嗣。憑著高貴的血統,強大的外戚支持,沐蕓琛在大虞贏得了自己的尊榮,所見之人畢恭畢敬。

移步安華殿正道,王炳文老遠喊著話:“楚妃娘娘到!”

眾臣子聞聲,紛紛回頭看著那緩緩攢動的人群,一眼就看到沐蕓琛,趕忙躬身行禮:“臣,參見楚妃娘娘!”

“免禮!”沐蕓琛揮手示意,高呼一聲。

登上臺階,沐蕓琛朝著安華殿正門走去,門口的內侍見來人趕忙迎上,“奴才給楚妃娘娘請安,圣上有旨,未有其召見任何人不得進殿。”

“勞煩公公進去替本宮通傳一下。”沐蕓琛聞話,倒也知道宮人們都是奉命行事,禮遇還之。

“請娘娘恕罪。陛下特意叮囑,楚妃娘娘來了,就請幫忙處理殿前之事,太子及諸位大臣守在殿門口不肯離去。”內侍連連請罪,依著圣上的話說。

“大膽奴才,沒看見是楚妃娘娘,豈容你放肆。”一旁的王炳文看著沐蕓琛的臉色不好,怒火說來就來勁了,上前就扇打著殿前的小內侍。

“行了,退下吧……”沐蕓琛倒也難色,蹙眉揮手。

殿門口熱熱鬧鬧,宣宣揚揚,內殿的虞皇覺得憂心,還是派了劉庭鶴出面處理。咯吱一聲,安華殿的大門緩緩地打開一條縫,伴著劉庭鶴的身體又緊緊地合上了。

“奴才劉庭鶴,參見楚妃娘娘!”

“劉內侍,你出來的正好,陛下的身體如何,煩請通傳一聲,本宮想要見皇上。”見著劉庭鶴出來了,沐蕓琛心中倒覺得妥帖,定是皇上在殿內聽到外面的聲音,這才想著讓人出來帶她進去的。轉眼,臉上泛起絲絲漣漪,溫文爾雅地回著話。

“回娘娘,太醫正在為皇上診治,圣上身體虛弱需要靜修,特命老奴出來傳話。娘娘,聽老奴一句勸,您還是先回去吧,待皇上身體好轉,自然會派人去梧桐殿請您。”劉內侍安撫著沐蕓琛,軟硬兼施,雙管齊下。

“本宮明白皇上的意思,圣上的身體有勞劉內侍。”沐蕓琛聞話,心中明白今日這殿門自己是進不去了,倒不如主動收了好,弄得面子上難堪。轉身,看著殿前的眾臣,喊著話,“圣上身體欠安,需要靜修,朝堂之事延后再議。諸位大臣,早些就散了吧。”

虞皇病中不發話,楚妃娘娘開了口,朝臣心中倒模糊起來,攸王臨江啟奏之事該何去何從,太子選妃是否繼續,一番感嘆又不得不散去,轉眼人去殿前空。

“娘娘,慢走!”劉庭鶴見狀,若有所思,躬身行禮。

沐蕓琛飄了劉庭鶴一眼,尋著道離開了安華殿,朝著梧桐殿的方向去了。太子臨湛早已在半道候著,見著楚妃娘娘來了,迎了上去,行大禮,“兒臣臨湛,叩見楚妃娘娘。”

“太子,免禮!”

“娘娘消息通靈,今日光明殿之事不知有何看法,還望給兒臣指點迷津。”臨湛起身跟了上去,步步謹慎,小心翼翼地請教著。

“湛兒,如今看來咱們的這位攸王殿下還真不能小覷,不曾想‘無題圣旨’竟然還在世間,看來這次皇上是遇到難題了,身體不病也得病呀。”沐蕓琛沉默良久,意味深長地回著話,“一時半會,本宮也沒有什么好注意,恐怕這選妃之事要耽擱一陣了。”

“聽娘娘這話,兒臣豈不是砧板上的魚肉,任由那臨江肆意宰割。要是臨江真的娶了佟汐涵,那我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要白費了。”天子臨湛心中一陣,竟然連楚妃娘娘給都如此言說,那不是什么希望都快沒了。

“瞧你這性子,跟你說過多少次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冷靜。這件事情倒也不是死解,圣上都在犯難的事,你著急也沒用,估摸這會鎮國大將軍佟榮耀的頭比你的還要大,咱們且先看著吧。”沐蕓琛不由地笑著,抬手輕輕地拍著臨湛的肩膀,搖頭嘆息,“行了,本宮該去禮佛了,太子就先回去吧。”

“兒臣告退!”臨湛沒再多言,轉身就離開了。

沐蕓琛看著太子臨湛離開的背影,不由地搖著頭,長嘆一聲,“可惜了,可惜了……”

“娘娘,您這是在為太子殿下嘆息嗎?難道這次的事攸王殿下能扳過這局嗎?”王炳文眼睛賊溜賊溜得,楚妃小小的舉動他都看在眼里,上前乞巧地問著。

“咱們這位太子殿下還是太稚嫩了……罷了,罷了,去佛堂吧。”

“娘娘,請……”

人潮退卻,皇宮漸漸恢復了原有的模樣,隱隱潛伏著山雨欲來的狂驟。無題圣旨橫空出世,朝堂上至虞皇,下及朝臣,人人心中惴惴不安,倒是攸王臨江像個局外人,靜靜地看著戲臺上的表演。

回到攸王府,轉眼換了便裝,不知為何他還特意喬裝,心情看起來極為愉悅。

“王爺,您沒事吧,從宮里回來就冷不丁地笑,這會又把自己穿成這般模樣。”阿福看著眼前的攸王殿下,一時之間有些摸不著頭腦,“圣上已經解了您的禁足令,出府不用再刻意喬裝了。”

攸王臨江聞話,擎著手中的扇子敲打這阿福的頭,打趣地笑道:“本王爺能有什么病,心里可盡得高興著呢。阿福,你知不知道殿上那些大臣看到無題圣旨,一個個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,尤其是太子那烏泱烏泱的臉,別提爺有多痛快。”

“王爺,您真覺得這道圣旨能擋了太子妃的甄選,要是真贏了,你還朕得打算娶佟小姐了。”

“不知道,就看父皇如何處理了,不過見到這東西咱們的圣上已經在稱病了,至少可以擋上一陣子,至于是否要迎娶佟小姐,你覺得爺是那種人嗎?”攸王蹙眉笑,低垂的眼瞼瞬間有了光,“走了,想這些煩心事做什么,陪本王出去逛逛,說不定還能碰到有緣人呢。”

“得了,爺,阿福領命!”

“慢著,阿福,本王出門都喬裝了,你這樣子還不給暴露了,趕緊回去也把自己搗鼓搗鼓。”

“阿福也要。”

“要的,快點去。”

緩了半天,阿福回房折騰了半天換了個模樣,沒走正門順著府院后門主仆兩人開溜了,大搖大擺地朝著集市的方向出發。

《啞妃江山行》精彩評論

    恭喜閣下成為修真界唯一錦鯉!您的獎勵清單如下!1:每天早上6點30分,修真界最大仙女團體組合YCY48叫早服務:每天起床第一句,先給錦鯉打個氣!2:無限制日期各大宗門暢游通行證一張。3:如果錦鯉先生來到斗馬宗,可憑身份兌換肝血寶馬一匹以及低階魔獸一只,并贈送永久紫云翼烤雞翅自助餐券。4:由圣龍宗提供一次九龍拉棺送葬服務:帝王服務,殯至如歸!5:魔電宗電音小王子吳一鰻SKR演唱會永久觀摩券一張:嗨skr人!……各種歡樂,力薦

    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竞彩500比分 仁科百华番号 种子 巨款大冲击 浙江11选5走势图 陕西11选5开奖记 湖人vs雷霆 在线理财平台那个好 天津快乐10分 广东快乐10分开奖 四人麻将真人玩在线 亚洲老妇女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福建体彩31选7走 3d开奖结果今天结 欧美a片人与动物 2012年3月上证指数 云南11选5